黑色的昂热金雀花王朝的都城值得去拜谒一番

黑色的昂热金雀花王朝的都城值得去拜谒一番

我发现,在我当时携带的小笔记本里,昂热这座名城被说成是一种“骗局”,于是大为震惊。我踌躇再三,才算再现了这个粗俗的字眼,只不过是它能更快捷地表达我的观点。这观点就是昂热属于令人讨厌的那一类古镇,就像英国人说的,却又“装扮起来了”。

今天,多愁善感的游客气恼地在二流的林荫道上溜达,茫然四顾,寻找已经荡然无存的山墙时,他感到触目的不是此地的老,而是它的新一言以蔽之,“黑色的昂热”,是现代改良的一个牺牲品,而且跟它令人赞赏的名字很不般配一这个名字像勒芒的名字一样,在我看来,总是具有诗情画意般的价值。它在莎士比亚的作品里显得特别可爱,在那里我们认为它谈话时带着一种尖细的岛民口音。

昂热在早期英国史上是个举足轻重的角色:它是金雀花王朝的都城,那个安茹的杰佛里的家乡。杰佛里是亨利一世的女儿莫德女皇的第二任丈夫,斯蒂芬的竞争对手,后来成为金雀花王朝的第一位国王亨利二世的父亲。我们已经看到,亨利二世就出生的勒芒。这些事实使人自然而然地推测昂热一定具有历史风貌;从勒芒乘火车旅行的途中我脑海里翻来覆去琢磨着这些史实。

然而,在从火车站去旅店的路上,显而易见,我简直找不出一个当天晚上在白马饭店过夜的好借口;我本来以为在一天结束之前应该心满意足的。我在白马饭店逗留的时间很长,只不过发现这是个一家特别好的外省饭店,我住了六个礼拜的饭店中这是我碰到的最好的饭店之一。

说句公道话,昂热城堡本身就值得去拜谒一番;唯一的缺憾是你在一刻钟就能把它看完。你也只能看一看,而好好地看上一眼就够你受的。它谈不上美丽,谈不上优雅,谈不上细节,没有任何使你人迷或让你流连的东西;它就是非常古老,非常宏大——由于如此古老,如此宏大,所以有这样简单的印象也就足够了,作为一座废弃的堡垒的完美样板,它在你的记忆中占据着一席之地。城堡耸立在小镇的一头,被一-条又大又深的护城河围绕着,护城河里本来流的是缅因河水,现在一座码头把它与缅因河分开了。

昂热的滨河区很可怜一缺乏色彩,很不热闹;而且总有一座离大河很近却又不在岸边的小镇的反常效果。卢瓦尔河在几英里之外;但昂热有它的一条细小支流也就满足了。当黑乎乎的一片城堡连同它的十七座巨塔从护城河里耸立起来时,效果自然就好多了。这些塔楼极其粗壮,坚固;它们被白石巨带或者巨环箍起来,底部拓宽了不少。塔楼之间悬着形容极其古老的石砌的高高的幕墙,显然由密集:的石板砌成。这座城镇最初就是由这种材料建造成的,也因此有了“黑色的昂热”的名号。没有窗户,也没有洞孔,而且今天看来,它既无雉堞,又无屋顶。

这些附属建筑都被亨利三世拆除了,因此,尽管它阴森黑暗,这个地方甚至连貌似一座监狱的引人之处也没有;我想它倒是有一座不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监狱的实质。这座巨大的建筑物唯一的特色就是一片片突出的阴暗的死墙,由于规模如此之大,所以效果奇异而触目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*